公告:
繁體中文
作品著作权用户注册作品著作权在线登记
  • 用户登录
  • 版权登记
  • 审查
  • 发证
文字作品
站内热点
法律法规
首页 > 作品展示 > 文字作品 > 文章正文

急诊室里的爱情坚守

 第一章 

窗外树上的知了较着劲没完没了歌颂着夏季,邻居夫妻又开始大吵大闹,那阵势,仿佛声嘶力竭的怒吼,可以改变人生命运。

白衬衣身材匀称,书生气十足的张小兵摘下眼镜,右手扇着满屋的烟雾,对坐在马扎子上的亲哥讲:“哥,再等等,别太急了,我们这是大医院,神经内,病床周转的太慢了,下午我再找同学催催,争取让嫂子爸,早日住进病区。”

身材魁梧,喝上酒的哥哥忽的站起来,上前就给亲弟弟一记大耳刮。早有准备的张小兵,一低头,躲了过去:“哥,君子动口不动手,怎么又打人啊?”

满脸通红的哥哥愤愤的讲:“等你个球!都半个月了,还在走廊上躺着。你说你,都到这家医院工作五年了,咋还没混出人样?当初不让你在县医院辞职,你的心比天还要高,现在咋样了?”

哥哥的小舅子丁学文赶紧站在两兄弟中间:“姐夫,你干嘛?小兵哥已经尽力了!”

小舅子是不能打的,老婆的利爪和母老虎般的大嗓门,就是这位“爷”的护身符。哥哥一屁股坐在马扎子上,埋怨道:“瞧你们这两块料,都这么大了,论学问全是研究生,咋就这么不中用,就是俩唬人的摆设,家里面一点也指望不上,我和你姐,好扛不住了!”

张小兵医生和小舅子相互看了看,羞愧的将头低下。

张小兵裤兜里的手机响了,是主任的电话,他赶紧向哥哥示意安静,哥哥沉着脸点了点头。他接了起来:“王主任,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小兵啊,现在讲话方便吗?”主任一口标准的学者普通话。

张小兵赶紧回道:“方便,方便,就我一人,主任请讲。”

王主任关切的问:“你在哪,怎么有吵架的声音啊?”

小兵赶紧转身将房门关闭:“是邻居,经常打架,就这环境,习惯了。”

主任言归正传:“主管人事的副院长来通知了,恭喜你,被咱医院正式收编录用了。这次,省编名额才三个,其中就有你啊!明天上午到人事部办理相关手续。喂,喂,小兵,你在听吗?”

张小兵的视线开始模糊,他深吸一口气,定了定神,赶紧回道:“谢谢,谢谢主任,您费心了,明天上午,我就到人事科办手续。”

主任好奇的问:“小兵啊,何方神圣帮你搞定的省编制?”

他愣住了:“主任,我的事,不是您一手操办的吗?

主任哈哈的笑了:“我只给你争取到了市编制,变成省编是好事!你有保留啊?理解,理解。”便挂断了手机。

他看着手机确认断掉无误后,右手握拳,发出憋了四年的怒吼:“房子,老婆!”

哥哥站起来,咧着嘴靠过来:“我刚才好像听到,你被人家录用了,是正式的官家编制吧?”

他笑着点了点头,哥哥冲着他屁股就赏了脚:“这下好了,咱村又出大人物了!”

他捂着屁股埋怨道:“哥,您干吗?”

他哥哈哈的笑了:“高兴啊!我这匹老马终于可以尥蹶子,歇歇脚了!小兵,我儿子上大学,你可不能忘本,学费得有你出,工作,媳妇全得有你来找。”

哥哥的小舅子丁学文是文化人,伸出手来:“祝贺你,小兵哥,我也要加油,争取尽快拿到大学的正规编制,咱俩要相互照应,共同进步啊!”

他握着对方的手对哥哥讲:“有文化就是好,哥,跟学文老弟,学着点。”

 

第二章       

张小兵穿戴举止如常走进了会议室,平日贵族般趾高气扬的科员们,今天和颜悦色纷纷和他打起招呼:“您好张医生!”“张医生您好帅!”

主管人事的副院长也起身招呼道:“张医生来的挺早,还是老同志有觉悟,赶紧坐!还有几位同事没到,不会影响工作吧?”

张小兵走过去和分管人事的领导们握了握手,心里却想,被耽误了四五年,我糟了多少罪,头上长了多少白头发,少挣了多少钱啊!然后远远的坐下,玩起手机来。

人事科孙科长竟端过来杯水:“张医生,先喝口水,我还有事,咱会后再聊。”

张小兵看着她扭来扭去的水桶腰,想起被这娘们暗算,没能拿到编制的伤心往事。

去年,他一气之下将孙科长堵到院办门口:“孙科长,我哪方面不够咱医院的录取标准了?我都在医院干临时医生三四年了!”

孙科长瞪了他眼:“你干嘛,瞪什么眼?现在是下班时间,你要见我,要先预约,懂吗?没拿到名额你去找院长啊!找我干什么?”

张小兵接着问:“院长说,人事科报上来的材料不合格,是我落榜的主要原因,我不找你找谁?”

孙科长一把推开他:“院长可以这样讲,我能这样说领导嘛?一边呆着去,没点悟性!”然后扭起水桶腰,气呼呼,夺路而走。

张小兵闭上眼想象着将这胖女人绑上手术台,孙科长杀猪般哀嚎:“张医生你干嘛?我脑袋没病,不需要做手术啊!”

他不紧不慢给手术刀片消着毒,讲:“没事,请麻醉师给你上麻药,不痛,过会再缝起来,主要想看看你脑子是咋长的。”想到这,闭眼养神的他竟微笑起来。

“小兵想什么哪?虽然这合同签的有点晚,但还是要恭喜你啊!”他睁开眼睛,是老同学,神经内科徐医生。

他笑了:“哎,你怎么来了?”

徐医生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来拿副高聘书。”徐医生又努了努嘴。他这才发现又进来十几位年龄相仿的同事,还有几位眉开眼笑的护士长。

他绅士般伸出手来:“祝贺您,徐副教授。”

徐大夫摆了摆手:“得,得,祝贺什么?同班同学一般大,都是第三梯队的中坚力量,你的事情我们都不服。”然后朝主席台努努嘴:“中专生就可以控制咱们这些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,就这世道,看开点吧!”

他答非所问:“别别,要相信未来,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,咱院长可是大博士毕业,咱医院将来错不了。”

徐大夫看着他笑了:“对,对,将来错不了。谈点正事,该考虑个人问题了,我的孩子都上小学了。现在你可交桃花运了,多少好姑娘啊,你小子因祸得福,可以老牛吃润草了。有合适的没有,我给你介绍几位?”

他用手捂住嘴压低声音:“都三十三了,还想好事,找个对眼的就行了。”

徐大夫把眼一瞪:“没志气,人事档案是省编的吧?”

他点了点头。

徐医生点着头:“那就好,那就好,咱山东高考录取线,把你的情敌全消灭了。一没有对手,二自身条件也不错,你还不拎着光棍棒子,站在美女群里号令三军啊?有失就有得吗。”

几位穿着崭新工作服的年轻人排着队走了进来,其中几位还是他带过的硕士生。

小刘医生看见他招着手走过来:“张老师,恭喜晋升副教授之职。”

他和徐大夫都愣住了,他尴尬的回道:“同喜,同喜!”

台上的副院长讲话了:“同志们安静,现在开始开会了。”讲话,掌声,再讲话再掌声,再掌声再讲话,最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。

他毫无悬念被留在急诊室,身旁的小刘惊讶的看着他。

他拍了拍小刘的腿站了起来:“小子,你怎么也被分在急诊室了?”

他和徐大夫刚刚走出会议室,孙科长颠着大胸脯小跑着追出来:“张大夫,张小兵大夫,慢点走,大姐有事找你。”

张小兵差异的转过身来,心想,这都哪跟哪,这娘们啥时候变成我大姐了?

徐医生好心的提醒:“不能得罪,将来还要晋职称。”然后拉着小刘:“还不赶紧回科室干活。”说完都走了。

孙科长浑身透出自来熟般的热乎劲:“张大夫,大姐这两天一直找你,你等着,我拿件好东西给你看,别走,别走,我马上回来。”说完扭起水桶腰向办公室快步跑去。

不一会孙科长就回来了,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,从白大褂里,拿出张相片,先看了看:“对对,是这张!”然后又对他讲:“张大夫,听同事讲,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?”

张小兵点了下头,心想,这娘们,咋,啥都知道?

孙科长高兴了:“没有好!没有好!姐给你介绍位。这女孩的父亲可大有来头,是天生区书记,家庭背景大着哪,今年芳龄二八,张大夫想不想见见啊?”

张小兵被忽悠的动心了,情不自禁问道:“大姐,这姑娘长什么样啊?”

孙科长乐了:“虽说这摸样差点,但对你将来的帮助肯定大,一旦娶了她,你就会立马变成官二代。这是照片,你过过目。”

张小兵拿过照片乐了,心想,这是女孩子吗?便摇着头问道:“孙科长,就没有漂亮点的姑娘?我是医生没有选择从政,又不想横着走路,她家的背景跟我没关系啊?”

孙科长又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照片:“有,有,大姐给你准备三四位哪!这是大学教师,这是中学老师,这位是同行。”

张小兵盯着最漂亮的问:“大姐,这姑娘是干什么工作的?这姑娘我看着顺眼。”

孙科长乐了:“有眼光,王姑娘今年二十九,是外企的翻译,家庭环境也不错,就在本地。不过有一条,不知道你能否同意?”

他笑了:“这么优秀,大姐啥条件啊?”

孙科长笑着讲:“必须为了爱情和姑娘家选择统一的信仰!”

张小兵乐了:“我有信仰,这可不能乱来。”

孙科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傲慢的瞟了眼:“乡巴佬,就不能得志!”转身回科室了。

   

第三章     

     留着胡须的姚大爷正用消毒水擦地面,张小兵招呼道:“姚劳模,全急诊数您老的觉悟高,好高的境界,这卫生搞得全国第一!来,我帮着把水倒了。”

姚大爷乐了:“我还没老,就一桶水,小意思,你忙,你忙。”拎着水桶往外走。

张小兵调皮的讲:“大爷,小心腰,别闪着,将来才能挺直了,到北京大会堂领奖!”

姚大爷摇着头拎着水桶走出休息室。

    护士长急冲冲跑进来:“张大夫,神经内科有病床了,快点!

他赶紧戴上眼镜,快步向走廊走去。

哥哥正和神经内科徐医生大声交涉:“我是张小兵大夫的亲哥哥,俺丈人已经躺在走廊上,半个月了!”

徐医生吓了一跳:“你是谁的亲哥哥?”

哥哥理直气壮:“俺是张小兵医生的亲哥哥!”

徐医生摘下口罩,露出笑脸:“失敬,失敬,原来是自己人,大哥,不好意思,病人太多,看小兵给治疗的很到位,就耽误了几天,请原谅!”

张小兵拍着老同学的肩膀:“老徐添麻烦了!大爷是我家的亲属,请多关照啊!”

徐大夫接过护士递过来的病档笑着说:“好说,好说,就收在我病床上,放心。”又对大哥说:“大哥,那咱们推着大爷,进病房吧?”

他想上前帮着推车,大哥推开他:“不用,不用,赶快抓紧时间休息,今晚上还上夜班哪,你这活比我开长途汽车还要辛苦,好好休息,咱家以后就指望着你这位大大夫了。”徐医生差异的看了看眼前的哥俩。

躺在床上的大爷坐了起来:“不用,不用,给我鞋,庄户人家没这么金贵,我自己能走了。”

他哥献着殷勤:“爸,您躺着,还挂着挂瓶哪。”

回到休息室他躺在值班床上打起盹来。上夜班的大夫护士进来不少,他爬了起来。

护师刘小芸走了进来,手里面还拎着饭盒,见四周没人小声的问:“小兵,大哥和病人转病房了?”

他点了点头:“不是说,不麻烦你了吗?又给我们带吃的来了?”

小芸把饭盒放到桌上:“红烧肉,吃完给大哥送去。”便转到衣柜后换工作服去了,隔着柜子问道:“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,全科都知道你拿到省编制的事?”

高副主任提着包走进来:“小兵啊!每次都来的比我早。对了,恭喜啊!你的好事就是科里的喜事,我们都替你高兴!”

他苦笑道:“谢谢,高老师。有什么啊,不就是把我这无证行医的黑户给转正了嘛。”

高教授也苦笑着讲:“在急诊工作,最少减寿十年,你还年轻可要悠着点,别太玩命了!对了,该找女朋友了吧?记住,千万别找同行啊,更不能找比咱还辛苦的护士,到时候,两口子再添个孩子,到底谁照顾谁啊?”

小芸还在橱子后面哪,他赶紧和高大夫使眼色,高大夫低着头在橱柜里找东西,嘴里还没闲下来:“我就是前车之鉴,离婚后,孩子受的伤最大,现在父子见面跟仇人似的。”

高教授闻着味抬起头来:“好香啊!谁给你做的?”

刘小芸转出来,随手将饭盒拎起来:“不是给你们吃的!”转身走出了办公室。

高主任指着小芸的后背:“你怎么搞的?怎么不提醒我,她也在!”没想到刘小芸不解气又露出头来,喊道:“没良心,喜新厌旧,还好意思现身说法,陈世美!”这才解气的关门而去。

高教授和他眼对眼半天没有说话。高医生摇着头:“咱们干医疗的本来就有职业病,一是一,二是二。这两口子在家里还都是,一是一,二是二。小兵你说,能行吗?”说完,才反应过来,瞪大眼睛:“不对,刘小芸对你有意思啊?嗨,我这张臭嘴!算我没说,算我没说啊!”

他傻傻的看着高教授,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。王主任和护士长两个人走进来,主任低着头一声不吭,护士长挺激动:“高教授,张医生你俩也在,奇怪了,住咱走廊上,来自贫困山区的病患家属,今天又收到一万块的匿名捐款,还和以前一样,一个大信封内装一万块现金,一个字条上写着,爱心人士捐助,祝你早入康复,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四次了。”

高教授瞪大怀疑的眼睛,挨个看:“好高的人生境界,这人肯定就在咱们周围,别的科怎么没有这样的事?”

张小兵摆着手:“教授别看我,我临时工的待遇,就是想这么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王主任摆着手:“没我事,没我事,我也就是集体募捐的时候,走在大家伙的前面。”

高教授问护士长:“您们护理群体里,有没有善良美丽的小富婆,隐身其中?找出来,感动中国的人选啊!”

护士长笑了:“不可能,就我们护士每月干巴巴备受歧视的奖金,家里的老人孩子不用养活了?”

王主任摇着头对护士长讲,“大管家,快把这事上报吧?”

护士长瞪大眼睛:“上报给谁?哪级组织,部门,管这事?”

他们全都笑了,护士长摆了摆手:“我看咱们还是选择沉默吧?这位大善人典型的活雷锋,一心向善,不会主动走出来的。”

张小兵看着主任:“这位好人肯定在咱们中间,出手也太准确了,全是雪中送炭,救人出水火的救命钱,还懂业务哪。藏在哪?药房?记账处?后勤工作人员?”

高教授呵呵笑了:“搞卫生的姚大爷,每月一千六百元的工资,能干这样的事?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第四章

    张小兵蒙头大睡,哥哥蹑手蹑脚走了进来,将脏衣服收拾好蹲在卫生间洗起衣服。

他醒了,来到走廊:“哥,您没陪着老丈人回去啊?住院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
他哥回过头:“醒了?嗨,怪我,早知道晚点回来。还行吧,一万多点吧?我和你嫂咬着牙,把老人家送来的,我还以为,最少不得三四万啊!”

张小兵笑了:“不用那么多,但二万左右是跑不了的,现在农村不是有医疗统筹了么?哥,你和嫂子过于紧张了。”

他哥把眼一瞪:“你和我小舅子懂个球,就知道伸手要钱,这十几年我和你嫂子一直照腚裁褯子,顾了西头顾不了东。村里人还羡慕,说咱家祖坟好,净出文化人,搞得我哭笑不得,他们那知道,我是纸糊的喇叭,就是件唬人的摆设。”

他蹲下身拍着哥肩膀:“现在好了,弟弟有能力了,放心,下一步就把咱妈接我这,我给你减压。”

哥哥笑了:“得得,就这鸟笼子,还不把老太太憋坏了。赶紧讨老婆,成家,买套大房子,才是正经八百的长久之计,对吧?嗨,就这房价,我现在花的两手空空,兄弟,够你忙一阵子的了,哥帮不上你唠。”

他也笑了:“没问题,现在我可以用房屋公积金贷款了,再找个好媳妇,就我现在的条件,小事一桩。”

哥哥瞪起眼来:“哎哎,那个小芸姑娘不错啊,城里人,小模样也行,脾气嘎巴脆,像咱家人,我喜欢!”

他笑着回道:“还有比她更好的姑娘哪,哥,这可是终身大事,要慎重才行啊!”

他哥摇了摇头:“你就是读书读得把脑子读愚了,你要是不穿白大褂,模样长得像我,人家小芸认识你是谁啊?找老婆就得跟你嫂子看齐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事事听咱的才行。你要是给咱家娶回个花瓶子,摆设,我准抽你大嘴巴子!现在的孩子独着哪,尤其是城里有权有势家的水灵女子,她们眼里还能容得下俺们这些庄稼汉,到时候,连你都得跟着变质。”

他起身从包里咬牙拿出三千块钱:“哥,下个月开始我也变成款哥了,这三千块你先拿着。”

他哥在屁股上擦了擦手,接过钱,喜笑颜开边点边说: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不少哪,好好,回家后,咱娘和你嫂一准乐的睡不好觉。就用这钱给你侄子交高中学费,让他也报考医学院,跟你学医,你这龙门跃的,咱家全活泛起来了。”

他拍着哥的肩膀:“哥哥,我心里有你,以前真是没能力,现在好了,有事你就说,我是你供出来的。”

哥哥用胳膊擦了擦眼泪:“中,我有数,比我小舅子强多了,这小子就知道伸手要钱。”

他也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:“哥,当年你和嫂子学习都很好,都是为了我们,放弃了高中和前途,你放心,我要忘恩负义,你就登门把我家给拆了。”

他哥叹了口气:“小兵啊,哥哥当年想考军校当军人。可看着妈妈和你真是忍不下心,你学习又这么好,俺才一咬牙退了学,连肚子都填不饱,我哪能拔腿走人啊!”

他点着头:“哥你放心,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!”

他哥笑了:“你想远了,我就要求你把我儿子给带好了,就行了,哥和嫂子不指望着你。对了,你可要对得起主任,人家对你可真不含糊,帮着搞到省编制,听说今年省编制才三个名额。”

我目光发呆:“奇怪了,王主任就是不承认是他帮我搞定的,一再说,他没这么大的能力,咱医院除了院长,恐怕都不行。”

他哥用胳膊使劲搂住弟弟:“现在好了,以前的努力,值了!”

张小兵被哥哥勒的满脸通红:“哥,哥,慢点!哎,哎,快松手!”

隔壁又发出吵架的声音,张小兵无可奈何摇了摇头:“有病,放着好日子不过,还带着个小孩子,整天吵,这孩子的脾气将来准好不了。”

他哥竖着耳朵听了会:“小兵,快听,那女的一直哭,好像是为了孩子。”

他不耐烦的讲:“别管了,这两口子整天吵,已经达到跟每天都要吃饭一样的境界了。”

哥哥竖着耳朵听了会:“不对,好像他们的孩子病了,不行,我要过去看看。”

张小兵没反应过来,哥哥已经打开房门出去了,他看着敞开的房门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不一会哥哥就在门口扯着大嗓子喊上了:“小兵啊,你快过来看看,这孩子病的不轻啊!放心,我弟弟,就是大医生。”

张小兵紧张了,在这院子里住了一年,谁都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。我的哥哎,你嗓门轻点,他答应着:“我来了,我来了,哥,小声点,我听得见!”摸出听诊器赶紧走了出去,满身酒气的邻居差异的看着他:“你原来是位医生啊!怪不得,斯斯文文没点动静